网约车:牌照易得 风光难求

2017-02-09 13:40:36http://news.longhoo.net/我要播报qq

龙虎网讯

北京网约车市场监管迈出重要一步。2月8日,北京市交通委正式向首汽约车颁发了全市首张网约车平台经营许可证,有效期四年,起自2017年2月8日,终至2021年2月7日。据了解,依据去年全国和北京先后发布的网约车规范文件,首汽约车接连通过了交通、公安、通信、网信、地税、国税、人民银行等单位的审核,才最终获得这张珍贵的“运营牌照”。分析指出,尽管牌照在手,但待各地严格网约车管理细则正式落地,车辆锐减、被迫涨价的各大网约车平台,恐难再现昨日的风光。

牌照将成标配

依据规定,网约车需要提交的线上服务能力材料包括App的信息内容、信息数据交互处理能力等六大方面,而平台公司经营许可程序,实行“两级工作、一级许可”,线上服务能力由注册地省级相关部门一次认定,全国有效。这意味着,首汽约车在北京注册,申请到了北京交通部门核发的许可证,就具备了在全国开展线上服务的资质。“首汽约车于去年12月底正式提交申请,随后根据今年1月初各部委根据条例提出的问题,再次进行了资料补充”,首汽约车CEO魏东介绍。

据了解,目前在北京市交通行政审批中心已接待包括首约科技在内的十多家网约车平台公司的咨询或申请,其余平台正在按照规定补充完善申报材料。

去年底,交通部等7部门出台《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各地方随之陆续出台实施细则,这不仅让整个网约车行业正式进入“有法可依”的时代,也让外界普遍猜测网约车市场格局将再度迎来变革。

在调控收紧的背景下,一张经营许可证被业内形容为网约车运营商的护身符,因而自今年1月中旬起,各大知名约车平台纷纷加快了申请步伐。1月26日,北京神州专车宣布已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成为全国第一家获准开展网约车经营服务的平台公司。据了解,神州专车是以其运营主体公司神州优车(福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福建提出的申请,牌照的获批意味着,该公司成为全国首家线上服务能力获得正式认定的网约车平台。

不过神州专车、首汽约车获牌抢跑,竞争对手并不紧张。“平台线上能力认定还在审核中,滴滴平台规模比别人大,各类测评复杂、耗时长”,滴滴出行相关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已经向有关部门提交了牌照申请,由于平台规模较大,合规车辆较多,也积累了大量运行数据,因此导致核验及对接工作相对复杂、耗时较长”,易到方面强调,总体来说,相关资质审核目前进展顺利。可以预见,网约车牌照将成为未来各大平台的标配。

掀起司机争夺战

尽管初战告捷,但分析普遍认为,对于网约车平台而言,拿到运营许可证意味着获得了政府的认同,但是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要立于不败之地,如何争取到更多的平台司机则更为重要。

按照新政要求,网约车司机和车辆还必须分别取得《网络预约出租车驾驶员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不过区别于平台资质“全国范围内适用”,车辆和司机的许可需要匹配各地不同政策。

事实上,早在1月16日,北京就将第一张网约车驾驶员资格证发给了首汽约车司机孟涛,同期还有十余名网约车司机和社会人士拿到资质,此后,贵阳、南京、三亚、青岛、重庆等地陆续开始网约车司机资格申请、考试和发证。2月7日,重庆首批64名网约车驾驶员拿到了从业资格证。而贵阳市核发的首批网约车驾驶员资格证的89人全部来自神州专车。“具体数量还没有统计,但神州专车全国各地的司机都在陆续培训和考试,公司会最大程度地协助司机获得从业资格”,神州专车相关人士如是说。

首汽约车方面则表示,平台司机已经在十几个城市(北京、重庆、大连、宁波等)进行了报名,全国报名考试的司机接近8000人,通过考试的有1500人左右,正在陆续领证。易到和滴滴出行均表示,平台司机对网约车驾驶资格申请非常踊跃。在全国范围不少司机拿到了资质,但由于平台规模大,具体数字有待统计。

知名IT与知识产权律师赵占领认为,网约车司机数量源于两方面限制,一是各地政策对年龄、户籍等硬性规定;二是各地是否会控制网约车司机的发牌数量。一旦新政正式实施,将对市场产生巨大影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从业人士预测,车辆、司机将在牌照下发后掀起新一轮平台抢人大战,这就像网约车诞生初期,司机少、车辆少,为了满足需求,高补贴挖脚有可能在局部市场重现,比如北京、上海这类政策严格但需求旺盛的市场。

或难逃涨价

网约车地方细则的落地让移动出行市场真正走出了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但放眼未来网约车市场,不仅大举补贴将成为历史,或许还将因车辆短期内锐减难满足供给而被迫涨价。北京市交通委曾在2016年12月约谈滴滴、易到、神州、首汽、飞嘀五家网约车平台公司,各大公司上报了各自的合规网约车数量,整体锐减。其中,滴滴北京注册司机数量为110万,活跃司机数量逾20万,但只有10.7%符合京籍规定;神州专车B2C模式中北京注册有3500辆车,3500个注册司机,C2C的U+平台上符合北京市规定的人和车约3600辆左右。

“如果平台上参与的车源和司机的数量下降,但乘客需求并没有下降,势必会带来供不应求的状况进而引起价格上涨。”易观汽车与交通出行研究中心总监张旭表示。对此,有专家指出,“打车难”、“打车贵”重新出现,要缓解、破解市民出行难问题,当务之急是增加城市出租车的供给,放开城市出租车牌照限制,或者是随着市场更加成熟,逐步放松网约车的门槛规定。

在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来,未来的网约车监管应遵循“政府监管平台、平台监管车辆”的原则,即由运营方在派单环节就予以筛选,过滤掉不合规的司机和车辆,“相反的,由交警等政府监管方直接上街盘查就很难成行”。

来源:北京商报  编辑:董舒

关闭